<address id="1ljzj"><progress id="1ljzj"><font id="1ljzj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<th id="1ljzj"></th>

    <sub id="1ljzj"></sub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1ljzj"><big id="1ljzj"></big></track><sub id="1ljzj"><progress id="1ljzj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1ljzj"></th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ljzj"><big id="1ljzj"><font id="1ljzj"></font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关注: 手机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患病旅客飞机上猝死 家属向航空公司求偿

                二审法院:航空公司已尽充分注意和求助义务无需担责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2-18 11:07:23
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本报讯 (记者  安海涛  通讯员 徐佳茵)旅客乘机途中发生昏厥,航空公司救助后?#25351;?#24847;识。经停时旅客表示不下机就医,坚持继续航程。飞机起飞后旅客再次晕倒,紧急返航送医?#24674;?#36523;亡。事后旅客家属向法院起诉,要求航空公司偿付医疗?#36873;?#27515;亡赔偿金及丧葬费等?#24067;?10万元。近日,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二审判决,撤销原判,驳回旅客家属全部诉讼请求,航空公司无需承担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符某于2017年两次因胸腔积液在哈尔滨住院治疗。随后被确诊为胸膜?#20303;?#33016;腔积液、糖尿病、心力衰竭、心功能Ⅲ级、缺血性心脏病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2017年12月17日,符某乘坐H航空公司由哈尔滨飞往厦门的航班,该航班中途经停南昌。起飞后40分钟,符某在座位上晕倒,乘务员迅速广播找到旅客中的医务人员?#33489;?#26576;救治。经服用速效救心丹后,符某意识?#25351;?#27491;常。机组人员遂安排其到?#36820;?#33329;休息,由乘务长单独服务,并安排机上的医生乘客陪护。期间乘务长多次询问符某是否需要就近备降或者是经停南昌时叫?#26412;?#20154;员进行救治,符某表示自己已经好转,可以继续乘机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飞机经停南昌时,乘务长再次询问符某是否需要终止航程并提出帮其联系家属。符某表示其已?#25351;?#27491;常可继续乘机,无需就医。应符某要求,机组人员特向管理部门申请,让其留在飞机上休息。期间,符某并无不适反应,还能自己拿取行李,使用手机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第二航段起飞十分钟后,符某再次晕倒,乘务人员迅速展开救助,先后采取了心肺复苏、胸部按压、吸氧、注射肾上腺素等一系列措施,机长也迅速返航南昌将符?#20056;?#21307;抢救。其后符某抢救无效死亡,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为“猝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事后,死者之子小符向法院提起诉讼。小符认为,符某与H航空公司形成航空旅客运输合同,H航空公司未能将其安全送达目的地,构成根本违约,应?#33489;?#26576;的死亡承担全部赔偿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H航空公司则认为,首先,符某系因自身健康原因猝死,根据合同法规定,承运人无需承担责任;其次,机组人员在整个过程中,始终全力为符?#31243;?#20379;救助,已尽到法律规定的救助义务;再次,航空公司劝说旅客的注意义务并非法定或?#32423;?#30340;合同义务,在没有法定解除合同事由的情况下,航空公司没有权利?#35009;?#26377;义务单方解除合同,要求旅客终止航程下机就医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一审法院审理认为,符?#20056;?#22240;自身疾病死亡,但H航空公司在经停时未能?#34892;?#21149;解其下机就医,存在过错。?#39318;?#24773;确定H航空公司承担符某死亡损害赔偿责任的40%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一审后,双方均向厦门中院提起上诉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厦门中院经审理认为,符某生前患有心力衰竭、心功能Ⅲ级、缺血性心脏病、糖尿病等疾病,结合在案的其他证据,应当认定符某系因自身健康原因引发死亡。H航空公司在整个过程中,已经尽到了充分的注意义务和救助义务,并不存在违约行为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?#36820;?#19977;百零一条、三百零二条的规定,小符的诉求不能成立,H航空公司不需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据此,厦门中院作出上述判决。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■连线法官■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航空公司对乘客仅承担?#35805;?#27880;意义务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就本案的焦点问题,承办法官陈朝阳阐释,符某死亡的结果确实令人悲痛,但不能改变法律对救助义务标准的要求,注意义务和救助义务都应有合理的边界。航空公司不具有专业性医学知识,其对乘客身体状况的关注所承担的仅是?#35805;?#27880;意义务和合理的救助义务,课加其过重的义务不切实?#30465;?/p>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一审判决在认定旅客确因自身疾病导致死亡的前提下,绕过法律的明文规定,仅因旅客死亡即判定其为弱者,进而以航空公司在经停时未能劝导旅客下机就医为由,倒推出航空公司存在主观过错,要求其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。这种判案逻辑,难以使人信服,这样的判决结果,看似匡扶弱小、追求实际正义,实则牺牲的是司法的公信力和?#25191;?#31038;会的效?#30465;?/p>

                    在本案的救助过程中,H航空公司投入了大量人力、物力,空乘人员为符某调整座位、安排陪护、展开救助、申请特权等,劳心劳力全程照料,机长返航迫降时不?#35980;?#28165;空?#21152;停?#26356;是产生?#21496;?#22823;的经济损失。付出如此代价履行救助义务的情况下,如果承运人还需承担责任,势必将对整个航空运输行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,迫使承运人通过限制乘机年龄、要求乘客提供健康证明等方式,挑选旅客、降?#22836;?#38505;,损害整个社会出行的便捷性。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张凯甲    

                文章出处:人民法院报    
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关闭窗口

                北京赛车pk10直播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ljzj"><progress id="1ljzj"><font id="1ljzj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1ljzj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ljzj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1ljzj"><big id="1ljzj"></big></track><sub id="1ljzj"><progress id="1ljzj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1ljzj"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ljzj"><big id="1ljzj"><font id="1ljzj"></font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ljzj"><progress id="1ljzj"><font id="1ljzj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1ljzj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1ljzj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1ljzj"><big id="1ljzj"></big></track><sub id="1ljzj"><progress id="1ljzj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1ljzj"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1ljzj"><big id="1ljzj"><font id="1ljzj"></font></big></address>